不懂女人

TOP10494 名热度:1万

地区:  生日:1900-01-01

简介: 更多>

不懂女人详细资料(以下内容包含:不懂女人剧情简介 分集剧情 演职员表 角色介绍 音乐原声 播出信息 剧集评价 歌曲列表 等信息)
不懂女人生日:1900-01-01

剧情简介

温良贤淑的女人李敏贞(金芝荷饰)看似拥有让所有人欣羡的生活,他的丈夫姜成灿(林湖饰)是皮肤科医生,生活优渥无忧,但因为婚后不育使得她饱受公婆的压力。偶然机缘,敏贞结识了美丽性感的杂志社记者吴幼兰(蔡敏瑞饰),并带着对方去丈夫的医院疗伤,谁知却因此引狼入室。成灿与幼兰发展成不伦关系,后者更处心积虑成为这个家的新的女主人。有道是造物弄人,被迫离婚的敏贞发现自己怀有身孕,而幼兰却因为多次流产再也无法怀上孩子。独自抚养孩子的敏贞含辛茹苦,而就在此时一社之长朴武赫(高世元饰)开始走进他的人生。


分集剧情

展开1-1011-2021-3031-4041-5051-6061-7071-8081-9091-100101-109第1集  和公婆住在一起的李敏贞和丈夫--皮肤科医生江成灿之间一直没有孩子,喜欢孩子的敏贞经常去孤儿院做义工,对她不满的公婆让敏贞想办法怀孕,让敏贞感到难过。杂志社记者吴幼兰来到敏贞做义工的孤儿院,被鞭炮烫伤大腿。敏贞带着幼兰来到丈夫成灿的医院。
第2集  成灿扶着喝醉的幼兰来到酒店,望着入睡的幼兰,成灿情不自禁地亲吻她,两个人共度一夜。一直等着成灿回家的敏贞睡着,天亮后看到换上睡衣的成灿入睡,不由松口气。在酒店醒来的幼兰发现成灿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前一夜的事情并不是自己酒后的失误。
第3集  幼兰知道了成灿和敏贞是夫妻的事情。成灿给进手术室的敏贞发短信,随后焦急地到幼兰的公寓。独自躺在医院的敏贞感到饥饿,她拿起面包啃起来,对自己的处境忍不住流下眼泪。
第4集  幼兰看到敏贞为成灿擦去嘴角的酱汁忍不住嫉妒,趁敏贞去拿水,幼兰对成灿发火。成灿告诉幼兰,敏贞不值得她去嫉妒,自己爱的人是幼兰。幼兰告诉成灿总有一天要听到院长夫人的称呼。
第5集  敏贞被武赫的车撞倒,见对方没有一丝歉意,愤怒的敏贞跑去拦住武赫的车,让他道歉。武赫拿出支票给敏贞,敏贞愤怒地踢武赫一脚。敏贞喝醉后对高社长说看到怀孕的女人就想流眼泪。
第6集  幼兰告诉敏贞自己和成灿在交往,敏贞呆呆地望着幼兰,问她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听到两个人是幼兰在孤儿院受伤去医院的时候第一次相识后再次震惊。幼兰要求敏贞和成灿离婚,敏贞愤怒地拿起水泼幼兰。
第7集  敏贞告诉幼兰自己会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带孩子,让她为成灿生孩子,吃惊的幼兰告诉敏贞如果不能和成灿结婚,就去打掉孩子,感到不可思议的幼兰问敏贞怎么能接受丈夫的外遇和孩子。幼兰告诉敏贞成灿想离婚是因为他爱自己,让敏贞清醒。敏贞反驳说成灿亲口告诉自己离婚是因为没有孩子,说完起身离开。
第8集  成灿执着地要求敏贞离婚,敏贞告诉他与幼兰的爱情也会变。发觉两个人关系僵硬的姜校长叫来成灿,感到慌张的成灿对他撒谎。等待成灿离婚的幼兰直接来到成灿家找张女士。
第9集  张女士带着幼兰走进客厅,敏贞吃惊地要拉着幼兰出去,被幼兰一把甩开,幼兰告诉她今天是来看望张女士。幼兰坐在沙发上拿出超音波照片,告诉张女士这是成灿的孩子。
第10集  张女士邀请幼兰到家里,敏贞看到幼兰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敏贞独自感到难过,这时姜校长打来电话。姜校长和敏贞见面,他告诉敏贞这两天气色不好,有什么事情尽管告诉自己,敏贞听后忍不住流下眼泪。
第11集  敏贞质问成灿为什么去找妈妈,成灿表示既然敏贞不同意离婚,只能告诉妈妈,敏贞愤怒地打他的耳光,成灿吃惊地望着敏贞,敏贞告诉他自己同意离婚。成灿高兴地来幼兰家告诉离婚的消息,敏贞无力地坐在地上。
第12集  敏贞望着测孕纸上的两条线,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绝望。不愿意和公婆住在一起的幼兰告诉成灿搬出去住,成灿告诉她没有钱找房子,幼兰不高兴地说他无能。
第13集  躺在手术台上的敏贞忽然听到孩子叫自己的声音,拔下针之后跑出去。敏贞呼喊着孩子的名字,终于晕倒过去,醒来后决定生下孩子。韩平子在成灿家门前遇到幼兰,她愤怒地扑过去抓住幼兰的头发,张女士拉着平子说幼兰是孕妇。
第14集  韩平子气愤地说不能要这个孩子,让敏贞去打掉孩子。敏贞告诉她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和成灿没有任何关系。成灿和幼兰在外面吃完饭后亲密地回家,看到围着围裙的京兰走出来,幼兰生气地说妹妹京兰她不是这个家的保姆。
第15集  成灿和幼兰在医院大厅遇到敏贞,两个人不禁大吃一惊,成灿问她抱着的孩子是谁的。张女士对流产的幼兰态度冷淡,责备她怎么能两次都流产,幼兰不甘示弱地说自己比张女士更痛苦。
第16集  同时握住一件内衣的敏贞和武赫互不让步,敏贞告诉他是自己先拿到的,武赫说是同时抓到的。张女士生气地问京兰她的母亲是不是改嫁了,京兰吃惊得不敢说话。
第17集  张女士告诉幼兰吃补药后赶紧怀孕,幼兰表示不满,这时成灿和姜校长听到碗碎的声音,两个人赶紧跑进来。朴社长给武赫拿来红参,告诉他这种事情应该由女人来做,让他赶快带来儿媳妇,武赫告诉他自己的女人自己来找。
第18集  怀疑武赫的公司盗用了自己设计的敏贞愤怒地来到卖场,武赫告诉敏贞会尽快查明真相。武赫指着产品问京兰看没看过,京兰虽然表示从未见过,但是内心感到心虚。幼兰对急于抱孙子的婆婆感到不满,成灿劝她理解母亲,幼兰提议领养孩子。
第19集  敏贞和高社长看着焦虑不安的京兰,武赫介绍京兰是公司的设计师。敏贞拜托武赫让自己和京兰作为设计师单独谈谈。
第20集  马江秀组长听到京兰抄袭设计的事情后大吃一惊,武赫告诉他暂时隐瞒下来,江秀对闯祸后还无故缺勤的京兰感到不满。武赫告诉敏贞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让她请自己吃饭,敏贞提议由自己来决定吃什么。
第21集  敏贞和武赫去吃午餐,武赫疲惫地问她要去哪里,敏贞来到盒饭店买了一个盒饭和咖啡,之后告诉武赫感谢他救了自己的性命,武赫生气地大喊敏贞的名字。
第22集  幼兰知道武赫是弗洛拉公司老板的儿子后露出会心的微笑,开始计划撮合武赫和庆兰。武赫告诉敏贞给她比现在更多的钱,请她来自己的公司,敏贞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说这是用钱收买人。
第23集  敏贞拒绝了武赫的邀请后走出咖啡店,武赫深思一会追了出去。张女士追问幼兰为什么昨夜和圣灿分开睡,催促她赶紧要孩子。幼兰不耐烦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狠狠地扔掉手袋。
第24集  姜校长和敏贞偶然在加油站相遇,敏贞听到姜校长在加油站打工后感到难过。姜校长邀请敏贞一起喝茶,张女士看到两个人在一起,疯狂地跑过来推开敏贞。幼兰、武赫、庆兰、圣灿一起吃饭,武赫对只有自己受邀吃饭感到内疚,幼兰告诉他同部门的人也许看出他和庆兰谈恋爱,庆兰听后大吃一惊。
第25集  幼兰生气地问庆兰这次是不是也是单相思,庆兰点头承认,随后急忙解释说这次一定会成功。敏贞给武赫电话说想为设计的事情和他见面,定下时间后立刻挂断电话。

第26集  敏贞看到幼兰后立刻皱起眉头,武赫问敏贞是不是认识幼兰,敏贞告诉他不认识。幼兰告诉庆兰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圣灿的前妻,嘱咐庆兰想抓住武赫就要赶走敏贞,庆兰面露难色地问她该怎么办。

第27集  幼兰问敏贞如果自己郑重拜托的话会不会离开公司,敏贞嘲笑她的妹妹抄袭别人的设计,幼兰生气地举手要打她,敏贞不甘示弱地拉住她的手,咬着牙说自己不是过去被她抢走丈夫和家庭的那个人,幼兰浑身颤抖着怒视敏贞。

第28集  姜校长问敏贞十天前在加油站附近看到的男孩是谁,敏贞谎称是同事的儿子。偶然遇到敏贞的圣灿和她打招呼,敏贞警告他不要假装和自己认识,圣灿反过来说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在这里工作,敏贞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第29集  心情郁闷的敏贞不小心烫伤手,武赫看到后一把拉着她来到皮肤科医院,敏贞望着医院牌子大吃一惊,大声让他放开自己。

第30集  韩平子知道了差点撞伤思朗的车主是圣灿后大吃一惊,生气地指责他。圣灿急忙带着思朗去自己的皮肤科治疗。敏贞听到思朗出事后慌张地去找他,抱着思朗流下眼泪。韩平子告诉敏贞差点撞伤思朗的人是圣灿,敏贞听后大吃一惊。
第31集  敏贞一上班武赫就担心地问她谁发生了事故,敏贞不耐烦地告诉他不要多管闲事。庆兰趁敏贞不在,小心地把盒饭递给武赫,武赫自然地边吃边盯着电脑。

第32集  敏贞上班后把装钱的信封拿给武赫,告诉他是手机的钱,武赫告诉她是自己送的礼物。见敏贞又把钱还给自己,武赫提议请自己吃饭。幼兰和庆兰约吃饭,她没有看到庆兰发来要和武赫、敏贞一起吃饭的短信,幼兰和敏贞尴尬地坐在一起,看到食物的幼兰突然呕吐不止。

第33集  怀孕的幼兰做了关于孩子的恶梦,担心这次又流产,一清早就去妇产科检查。从医生那里听到不好结果的幼兰感到不安。武赫想起敏贞说可能要熬夜加班的话,于是拿着食物来到高社长的办公室。埋头工作的敏贞没有听到武赫的敲门声。
第34集  武赫对敏贞表白感情,敏贞反问他对自己了解多少,随后说出自己离婚有孩子的事情,武赫听后深受打击。敏贞坐着公交车离开,武赫久久望着车。庆兰突然捂住肚子喊痛,武赫和敏贞惊呆。预感是阑尾炎的敏贞让武赫背着庆兰,之后一起急忙去医院。
第35集  接到庆兰消息的幼兰急忙跑到医院,她握着武赫的手连声道谢。武赫尴尬地告诉她多亏敏贞及时发现是阑尾炎,才送到大医院。幼兰犹豫一下对敏贞真心道谢,让敏贞大感意外。

第36集  敏贞冷静地告诉武赫不想和他交往,武赫盯着她说认真考虑一下。幼兰皱着眉头吐出张女士准备的鱼,说味道很奇怪。圣灿慌张地说怎么处理这么多的鱼,幼兰让他把鱼包在塑料袋里扔出去,圣灿偷偷拿出去的时候在客厅遇到张女士。
第37集  圣灿问幼兰庆兰是不是对武赫单相思,幼兰生气地反驳。武赫见到了敏贞的儿子思朗,看着敏贞和思朗在一起露出微笑,随后想到敏贞是孩子的妈妈,忍不住叹起气来。
第38集  庆兰给武赫打电话问明天能不能见一面,武赫问她什么事,庆兰说要去武赫的家。武赫不耐烦地问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庆兰慌张地说不知道。武赫拿着礼物在敏贞家门前等她,敏贞出来问他为什么来这里,武赫笑着说不应该让客人站在门外,随后大声喊思朗的名字。
第39集  思朗见奶奶抢过杂菜递给武赫,哭着说讨厌武赫。韩平子安慰不安的武赫,武赫尴尬地望着敏贞的房间。敏贞从房间出来说思朗听到武赫喜欢自己后讨厌武赫,让武赫赶快对自己死心,武赫自信地告诉她如果是这样放弃就不会开始。
第40集  敏贞回家后叫思朗,思朗兴奋地抱着敏贞,还拿出武赫送给她的玩具。敏贞看着武赫写的信感到温馨。武赫部门的人受邀来到圣灿家,幼兰问起武赫怎么没有来,听到武赫有重要的事情回去的话,庆兰露出失望的表情。
第41集  幼兰得知武赫喜欢敏贞后大怒。武赫再次对敏贞表白爱意,他来到敏贞家和敏贞家人吃饭,让敏贞感到左右为难。
第42集  幼兰对敏贞谎称庆兰和武赫交往,敏贞误会武赫脚踏两只船,想到他玩弄了自己和家人,不禁感到愤怒。武赫带着思朗去找狗,敏贞看到后对武赫发火,让武赫感到慌张。
第43集  庆兰故意在敏贞面前挽起武赫的胳膊,敏贞看到后自言自语地说坏家伙,咬着牙离去。武赫对敏贞的突然改变感到诧异,他来到敏贞家。下班后敏贞看到武赫在家里不禁大怒,大声让他出去。
第44集  武赫告诉敏贞自己和庆兰只是同事,但敏贞不相信他,武赫拉着敏贞坐上车。武赫给庆兰打电话,让她上班前在公司前见面。敏贞嘲笑武赫做幼稚的对质,但武赫不顾敏贞去见庆兰。
第45集  幼兰告诉武赫庆兰从大学时期喜欢一个歌手,因为武赫和他长得相似所以喜欢上他,现在庆兰为此病倒,拜托他能不能考虑庆兰当女友。武赫告诉幼兰庆兰只是同事,自己有了喜欢的女人。
第46集  敏贞和武赫开始恋爱,不同于陷入幸福的武赫,敏贞因自己对他隐瞒实情而感到不安。朴社长问幼兰庆兰和武赫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幼兰告诉他武赫和庆兰交往的时候对敏贞移情别恋。
第47集  幼兰自责如果孩子有不测都是自己的错,圣灿安慰说流血不一定都是流产,幼兰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朴社长听到敏贞和武赫交往的事情后感到不满,他问武赫为什么不是庆兰,而是选择和离婚女人交往。
第48集  敏贞看到跟踪自己的男人偷拍到思朗后浑身颤抖,急忙删除了照片。敏贞担心幼兰看到照片,隐隐感到不安,孩子被流产的圣灿难过地喝酒。幼兰看着浑身邋遢的圣灿走进房间,生气地向他扔枕头。
第49集  武赫从庆兰和敏贞的谈话中得知敏贞的前夫是圣灿的事情,他生气地问敏贞是不是很有意思,敏贞告诉他因为不想让他难过,所以才骗了他。对敏贞感到失望的武赫转身离去,敏贞长长地叹了气。
第50集  敏贞喝醉后对武赫吐露真言,武赫告诉她虽然听到真相后很吃惊,但是对敏贞不信任自己更感到难过,敏贞告诉他不想让他卷入复杂的事情里,武赫安慰说不要再觉得对不起自己。
第51集  幼兰来到敏贞的公司让她辞去工作,韩平子看到幼兰后一把推开她。这时幼兰握着手臂露出痛苦的表情,敏贞见状感到慌张。
第52集  敏贞从庆兰口中得知幼兰和圣灿还没有孩子的事情,不禁担心起他们抢走思朗。敏贞哭着对武赫说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思朗的存在,一定要想出办法。在警察局里韩平子表示绝对不会去求幼兰和解。
第53集  圣灿告诉武赫这一切都是武赫的优柔寡断所致,武赫理直气壮地告诉他没有做过让别人误会的事情。敏贞来找圣灿,听到武赫为了自己母亲的事情找过圣灿,对武赫感到内疚。圣灿大声让幼兰取消控告,告诉她不想和敏贞那边再有任何瓜葛。
第54集  敏贞得知思朗往公司打过电话的事情,她问思朗接电话的人是谁,思朗回答说是个女人,还让她换给妈妈。敏贞得知接电话的人是庆兰后惊呆。幼兰从庆兰那里听到思朗的事情后开始怀疑敏贞和思朗的关系。幼兰对圣灿谎称下班后要去看爸爸的读书室,随后来到敏贞家去确认思朗的身份。
第55集  幼兰问思朗他的爸爸是谁,敏贞急忙抱住思朗,问她是不是又跟踪到这里。幼兰接着问孩子的爸爸,这时武赫生气地出现在她面前。回到家后幼兰告诉圣灿敏贞有孩子的事情,圣灿告诉她也许是领养了孩子。
第56集  圣灿开始怀疑思朗是自己的孩子。朴社长问敏贞想没想过为了武赫而和他分手,敏贞低着头说对不起,武赫难过地望着她。幼兰在餐厅里发现正在进来的真宇后大吃一惊,急忙穿着鞋跑出去。只看到幼兰背影的真宇没有认出她。
第57集  圣灿和敏贞见面问她思朗的父亲的谁,这时武赫走过来,告诉他思朗是自己的儿子,圣灿露出失望的表情。武赫生气地问敏贞为什么要见圣灿,告诉她以后不要单独见圣灿。高社长拿起汤碗的时候碰到朴社长的手,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停止,发觉自己被朴社长吸引。
第58集  圣灿来到敏贞家门前,武赫忍住怒火让他回去,圣灿大声喊敏贞的名字,这时韩平子拿着一瓢水洒在圣灿身上。幼兰见最近无精打采的圣灿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圣灿忍不住对她发火,满脑子想的都是思朗。
第59集  武赫拿出戒指向敏贞求婚,敏贞点头接受。敏贞看到细心的武赫为思朗也准备了项链,感动地望着他。圣灿躲在思朗幼儿园的附近望着韩平子和思朗,见韩平子回去,于是走进幼儿园。圣灿问思朗他的爸爸是谁。
第60集  敏贞得知圣灿来过思朗的幼儿园后难过地叹气,武赫让她告诉圣灿思朗是圣灿儿子的事情,敏贞生气地说绝对不可以。武赫劝敏贞要理性对待,敏贞难过地望着他。圣灿找到朋友平来,拜托他让自己看患者记录,平来面露难色,最后答应圣灿的恳求。
第61集  圣灿确定思朗是自己的儿子,敏贞告诉他思朗只是在生物学上是他的儿子。圣灿露出感激的表情,但敏贞冷冷地告诉他思朗和他无关,让他不要执迷不悟。朴社长担心喝醉的高社长,要上前扶她,高社长吃惊地推开他,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有黑心。
第62集  想念思朗的圣灿恳求敏贞让自己见一见思朗,敏贞告诉他思朗一直以为爸爸已死,现在见的话会感到混乱,等思朗成人之后再见面。见圣灿执着地要见思朗,敏贞告诉他如果为思朗考虑就要忍耐。
第63集  庆兰听到敏贞的产品会大受欢迎的话后表情僵硬,武赫高兴地带着敏贞出去,看到庆兰后称赞她做的好,庆兰尴尬地笑着。韩平子告诉敏贞圣灿为思朗送来童话书,敏贞想还回去,武赫告诉她这样的话可能会让别人知道思朗的存在,敏贞决定接受童话书。
第64集  约好和思朗见面的圣灿看到敏贞带着武赫出来,不高兴地问为什么一起来,敏贞告诉他如果武赫不来就不能见思朗。圣灿无奈和敏贞、思朗和武赫一起见面。分手之前圣灿温柔地模着入睡的思朗的脸,武赫在一旁心情复杂地看着圣灿。
第65集  敏贞见连张女士也怀疑,对让圣灿和思朗见面一事感到后悔,她告诉圣灿不要和思朗见面,圣灿听后发火。庆兰在会餐上喝醉,她告诉武赫看着自己。幼兰亲自来找朴社长说起武赫的事情。
第66集  张女士怀疑思朗是圣灿的儿子,她从庆兰那里得到敏贞的电话。敏贞和圣灿对执着的张女士谎称思朗是领养的孩子。敏贞因思朗的事情感到伤心,武赫在一旁鼓励她。圣灿在敏贞家门前坚持要看一眼睡着的思朗后再走。
第67集  幼兰看到喝醉回家的圣灿不禁恼怒,告诉圣灿要离婚,圣灿也生气地说与其这样生活还不如离婚。武赫向圣灿道歉,告诉他思朗对父亲有美好的感情,劝他给敏贞和思朗一点时间,圣灿叹着气陷入沉思。对思朗感到好奇的张女士来幼儿园看思朗。
第68集  张女士告诉姜校长去做了圣灿和思朗的亲子鉴定,姜校长露出担心的表情。圣灿把假亲子鉴定结果给张女士,谎称思朗不是自己的儿子,张女士露出失落的表情。
第69集  振宇听到幼兰的名字,开始怀疑幼兰,幼兰急忙走进洗手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知不觉来到敏贞家的圣灿遇到武赫和思朗。张女士听到圣灿和思朗的亲子鉴定结果后立刻给圣灿打电话,之后跑去敏贞家。
第70集  张女士知道思朗是圣灿的儿子之后要带走思朗,敏贞厉声说思朗和圣灿无关,是自己的孩子。圣灿拉着张女士离开,敏贞呆呆地坐在地上望着两个人。
第71集  幼兰知道了圣灿有六岁的儿子,孩子的妈妈是敏贞后惊呆,她大声告诉张女士不能怀孕的敏贞怎么能有孩子。知道圣灿的家人会不择手段抢走孩子的敏贞发誓决不让思朗卷入是非。
第72集  武赫看着被圣灿的家人折磨的敏贞感到难过,想到只能等待父亲允许的自己,为自己的无能叹气,武赫问敏贞去美国过舒服的生活如何。敏贞责备武赫不应该这样离开父亲。幼兰喝醉回家,圣灿捂着她的嘴回到房间,幼兰推开圣灿,大声叫着张女士的名字让她出来。
第73集  幼兰不安地看着认出自己的振宇,振宇告诉她自己的手机号码,说如果幼兰换手机自己会很生气,随后和圣灿打招呼后走出去。圣灿表示要找回可以正当看思朗的权利,敏贞听后陷入苦恼。
第74集  幼兰见全家人跑去看思朗,忍不住感到恼火,张女士看到思朗比圣灿更喜欢武赫,对不表露生父身份的圣灿感到不满。武赫看着思朗和敏贞去见姜校长的家人,忍不住感到恼火。
第75集  朴社长表示接受敏贞,武赫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敏贞激动地表示一定会报答这个恩惠。武赫让敏贞掐一下自己,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敏贞高兴地亲他的脸。幼兰失踪,圣灿的家人担心地表示是不是要报案,张女士告诉大家这不是失踪而是离家出走,幼兰向她示威。
第76集  圣灿听到武赫和敏贞要结婚的消息后心情微妙,担心思朗比自己更亲近武赫。圣灿不理从外面回来的幼兰,幼兰生气地问他怎么能不理几天没有回家的人,圣灿一把甩开幼兰,大声说是不是要热烈欢迎离家出走回来的人。
第77集  幼兰遇到正和敏贞在一起的朴社长,她告诉朴社长没想到会接受离婚女人当儿媳妇,自己很尊重他。朴社长不快地告诉幼兰是个无礼的人。圣灿生气地走进诊疗室,告诉幼兰不要抱怨别人。幼兰生气地用包打圣灿,圣灿的脸受伤。
第78集  正和高社长在一起的朴社长慌张得不知所措。圣灿和幼兰来到妇产科,从医生那里听到幼兰的子宫装况不好的消息。幼兰听后哭着说从未听过这样的事情,圣灿露出绝望的表情。
第79集  从派出所回来的武赫不禁担心,要尽快定下礼堂举行婚礼。敏贞告诉他不想因为自己草草举行武赫第一次婚礼。张女士听到圣灿因为想念思朗喝醉后去敏贞家的事情,她告诉幼兰把思朗带回来,但幼兰表示不愿意。生气的张女士告诉幼兰如果这样就和圣灿分手。
第80集  张女士来找朴社长,表示为了减轻他儿子的负担,把思朗送给他们。朴社长告诉她思朗已经是自己的家人,不能送到别人家,张女士回答说朴社长家才是外人,坚决要带走思朗。朴社长告诉张女士因为他的儿子沾花惹草才导致离婚,现在却想要回孩子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第81集  因振宇的出现感到烦躁的幼兰跑进洗手间呕吐,走出来发现振宇在外面等着她。姜校长把装钱的信封递给敏贞,告诉她是结婚贺礼,敏贞慌张地把钱还给他,说接受他的心意,姜校长告诉敏贞就当是娘家的父亲给她的钱。
第82集  正躺在急诊室床上的敏贞突然呕吐,医生急忙告诉护士安排拍CT,武赫望着敏贞,隐隐感到不安。马江秀拉着武赫的手臂说对不起,武赫生气地甩开他,说如果敏贞出问题,绝对不会原谅叔叔。
第83集  马江秀紧张地望着敏贞,内疚地表示因为自己让敏贞受伤。敏贞告诉马江秀是自己运气不好才发生交通事故,马江秀让敏贞忘记自己曾说过的话,和武赫幸福地幸福。张女士告诉姜校长自己不提诉讼,让他回家,圣灿也表示不想用父母的分手来换思朗。
第84集  出院后敏贞去看新婚房,屋里布满气球和花,看到‘祝爱妻出院’的横幅后大受感动。彪甘担心地告诉圣灿医院资金似乎有问题,圣灿告诉他暂时要对幼兰保密,只向自己报告。
第85集  在婚礼上圣灿望着敏贞和武赫,露出失落的表情,想起和敏贞结婚的时候,随后去找幼兰。幼兰被振宇拉住,看到圣灿后急忙甩开振宇,假装若无其事,圣灿心情复杂地望着她。
第86集  圣灿看到幼兰和振宇在一起,于是偷偷跟踪他们。幼兰让振宇拿出录音带,振宇告诉她三天后拿来五千万的话就还给她,圣灿听着他们的对话,愤怒地握起拳头。圣灿回到诊疗室后呆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说要等到抓住两个人的证据。
第87集  圣灿一拳挥向振宇,问他和幼兰是什么关系,振宇沉默不语,圣灿告诉他用恐吓的方式拿走了一亿元,要拉着振宇去警察局。振宇慌张地告诉圣灿曾和幼兰交往过,幼兰做过两次流产。圣灿咬牙切齿地说不会原谅幼兰和振宇。幼兰哀求圣灿原谅自己,圣灿愤怒地打她的耳光。
第88集  圣灿告诉幼兰厌倦了她的谎言,让她立刻离开,幼兰表示不能为婚前交往的男人被赶出家门。高社长发现圣灿在门外默默地望着自己家,告诉他现在敏贞和思朗都不在这里,让他不要再过来。圣灿无力地回答,高社长告诉他如果继续这样折磨敏贞,会受到惩罚。
第89集  振宇来找幼兰真心道歉,告诉她希望能熬过这一次,和圣灿好好生活。这时张女士从家里出来,看到幼兰和振宇谈话,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圣灿。圣灿拜托武赫说服敏贞让自己定期和思朗见面,武赫告诉他不能那么容易做决定,暂时可能很难做到。圣灿突然起身郑重地拜托武赫。
第90集  一直躲避尚振电话的朴社长听到武赫和尚振在大厅见过面的事情后惊呆。朴社长望着妻子的照片,自言自语地说不要再让武赫受到伤害。圣灿告诉幼兰不能继续让她管理医院,让她不要再来医院。幼兰听后怒视圣灿,愤怒地说现在的一切都归功于自己,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
第91集  武赫知道了韩尚振是自己的生父,敏贞告诉他韩尚振不知道武赫是自己的儿子,武赫吃惊地说父亲怎么能不知道儿子的存在。敏贞犹豫一下,说出尚振强奸武赫母亲后才有了他,武赫听后惊呆。
第92集  尚振对武赫说自己早应该受到惩罚死去,让他不要原谅自己。武赫回答说他是一个毁灭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卑鄙男人。敏贞抱着痛苦的武赫。成灿发现存折密码改变,他叫来幼兰,让她说出密码,遭到幼兰的拒绝。成灿握紧拳头告诉幼兰如果想继续和他一起生活,就把钱打入存折里。
第93集  幼兰见成灿回到家叫自己的名字,心情高兴地在厨房做饭。成灿走进厨房告诉幼兰如果不打钱就离婚,并从衣兜里拿出信封递给她。幼兰强硬表示绝不会离婚,一把撕下离婚书,成灿平静地告诉她明天重做一份再拿来,让她好好考虑。
第94集  幼兰告诉姜校长小时候自己住在公寓,妈妈不给生活费和房租的时候金振宇帮了很多,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上振宇,当怀孕的时候也以为会和振宇结婚幸福地生活,没想到遭到抛弃。幼兰握住姜校长的手,恳求他说服成灿,姜校长难过地望着幼兰,表示会去说服成灿,劝幼兰也耐心等待成灿回心转意。
第95集  成灿和思朗一起吃比萨,他问思朗喜欢的颜色和食物是什么,思朗不耐烦地说这样一直问的话,自己就不能好好吃比萨。这时幼兰给成灿打电话,成灿忍住怒火接电话。吃完比萨后,思朗向武赫和敏贞跑去,不小心撞到服务员摔在地上。成灿吃惊地去抱住思朗。这时服务员手中的盘子滑落,面条全部洒在成灿的头上。
第96集  幼兰得知江北医院巨额亏损后来找曹医生,告诉他如果只是这个水准,就找其他有名的大夫。曹医生听后不快地离开。曹医生给成灿打电话,说出和幼兰见面的事情,表示要离开医院。成灿生气地告诉幼兰以后安分地呆着,幼兰委屈地告诉成灿自己只是看到亏损后说了鼓励的话而已。
第97集  幼兰让京兰先出去,之后告诉成灿自己不再纠缠他,同意离婚。成灿吃惊地让她再考虑一下,幼兰告诉他再继续下去只是给对方带来伤害,趁还有一点感情的时候结束会更好。
第98集  曹医生告诉成灿自己考虑之后还是决定离开江北医院。曹医生让成灿把自己投资的股份还给自己,感到慌张的成灿努力说服他留下来,但曹医生去意已决,资金面临困难的成灿大受打击。高社长跑回家告诉朴社长自己怀孕的事情,朴社长吃惊地表示不可能。
第99集  高社长和朴社长来妇产科再次确认,检查结果确定是怀孕,高社长兴奋地大跳起来,朴社长紧张地让她小心。敏贞告诉武赫明年他要当爸爸了,武赫听后高兴不已。
第100集  幼兰告诉敏贞由于没有交租金,朴社长的公司通知要解约,拜托敏贞说服朴社长撤回解约决定。敏贞告诉她这不是自己能帮忙的事情,让她去找朴社长求情。幼兰告诉张女士医院财政情况不好,拜托她把房子卖掉来解决,张女士生气地说幼兰毁了成灿的人生,扑过去打幼兰。
第101集  张女士得知成灿的江北医院亏损了3亿之后惊呆,这时幼兰端着粥走进来,张女士生气地让她出去。张女士告诉幼兰不论如何也要阻拦成灿破产,说着晕倒过去,幼兰慌张地不知所措。
第102集  成灿听到幼兰不愿意离婚的话后大吃一惊,幼兰告诉他自己不能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离婚,等熬过这个关头再离婚,成灿叹着气说为什么让自己这样矛盾。敏贞表情黯淡地告诉武赫检查结果,武赫听到敏贞患宫颈癌的事情后大声让她立刻做手术。
第103集  武赫恳求敏贞去流产后先做治疗,敏贞告诉他如果做手术就要拿掉子宫,今后再也不能有孩子,坚决不做手术。武赫回答说自己和敏贞之间还有思朗,没有孩子也可以。
第104集  敏贞表示生下孩子后再接受治疗,武赫让她从自己和腹中的孩子中选择一个,朴社长望着武赫狠狠地责备他。武赫告诉朴社长自己对死亡一直有恐惧感,看到母亲和生父在自己面前过世后,再也不想看到身边的人死去,朴社长安慰他不要往坏的方面去想。
第105集  幼兰告诉思朗试穿一下奶奶买的衣服,思朗表示不想穿,幼兰哄着思朗穿衣服,思朗哭着说更喜欢妈妈买的衣服。这时张女士走进来,责备幼兰弄哭思朗,拽着她出来。幼兰挣扎着不下楼,和张女士的争执中不小心踩空,两个人从阶梯滚了下来。
第106集  姜校长得知医院四年未交的税金达4亿的事情后惊呆,他表示要解除已经签约的房子的合约,成灿吃惊地阻止他,姜校长平静地表示先解决燃眉之急。敏贞来到妇产科,听到癌细胞扩散的事情后绝望。医生告诉她想保住孩子就要推迟治疗,敏贞表示再坚持。
第107集  武赫听到医生说敏贞状况更加恶化的话,痛苦地表示不能放弃阿朗,也不能让敏贞陷入危险。敏贞表示再坚持9周就可以,再认真考虑一下,武赫听后叹着气。
第108集  敏贞向成灿拜托思朗,成灿看着病痛的敏贞,告诉她比起腹中的孩子先考虑自己的爱情。姜校长把店铺转让出去,成灿看着父亲为了自己转让店铺后痛苦不已。伤心的平子抱着思朗痛哭,敏贞看到后决定做手术。
第109集  回到家后敏贞疲惫地入睡,武赫和平子担心地望着她。成灿在外地找到新的工作,张女士看到自己的儿子去地方感到伤心。幼兰抱着赎罪的心情尽心帮助姜校长。幼兰回顾自己的过去,同意了妹妹京兰和陈成浩的爱情。正在办公室工作的高社长突然感到阵痛。最终,每人都找寻到了自己的归宿和幸福。
展开1-1011-2021-3031-4041-5051-6061-7071-8081-9091-100101-109(以上资料来源)


演职员表

演员表金芝荷饰李敏贞高世元饰朴武赫蔡敏瑞饰吴幼兰林湖饰江成灿文智恩饰吴京兰任艺珍饰张今淑李政吉饰江周浩李京珍饰韩平子郑京顺饰高美爱具承贤饰李思朗白胜贤饰金振宇齐珠峰饰朴尚满朴正宇饰马康洙(以上资料来源)职员表

出品人SBS
制作人权龙瀚、宋元硕
监制吴世康
导演裴泰燮
编剧金英仁
发行韩国SBS电视台
展开(以上资料来源)


角色介绍

李敏贞演员金芝荷开朗善良又乐观,服侍着公婆一起生活,与皮肤科医生老公成灿之间结婚多年都没怀孕,让她在婆家受尽委屈,两年前辞掉护士的工作专心于家务并为了怀孕而努力。 很喜欢小孩子,所以常去孤儿院照顾孤儿。 天性善良的她,婚前与年轻时就成为寡妇的妈妈一起过着艰苦的生活,但在成长过程中得到了许多关爱,因此很容易相信别人,但却遭到丈夫的情人惟兰出卖,最后以离婚收场。 为了不想让妈妈失望,便隐瞒自己离婚的事,离婚后才发现自己已怀孕的事实。 虽感到十分苦恼,但最终还是决定由自己来扶养孩子,以坚强母亲的身分重新展开新生活。朴武赫演员高世元内衣企业社长的儿子,是个灵魂自由内心却很孤独的人。 高中时母亲意外去世,偶然中发现朴社长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因为很爱父亲,父亲对他也非常疼爱,所以感到很失落,从此执着于玩音乐。 内心渴望轰轰烈烈的爱情,却不善于表达,从没把追求自己的京兰当一回事,让京兰很伤心。 因公事认识了敏贞,起初敏贞对自己冷漠的态度让他很受伤,当他渐渐发现爱上敏贞后,希望敏贞能敝开心胸接纳自己。 敏贞对待人处事的态度感动了武赫,使武赫更加喜欢敏贞。 得知敏贞是个带着孩子的离婚女后,还是无法停止对敏贞的爱。吴幼兰演员蔡敏瑞杂志社记者,外表华丽又性感,但因小时候母亲改嫁而受到伤害,所以个性非常强势,是个只顾自己的幸福,并为了达成目标而不择手段的女人。 透过敏贞而认识了成灿,当她发现成灿是个有妇之夫后,为了自己的爱情,依然继续维持不伦的关系, 导致成灿和他不孕的太太敏贞离婚。 婚后她因多次流产,最终得了不孕症,只得帮助成灿在事业上的发展,然而原本以为没有孩子也会过得很幸福的成灿,却突然想要回自己与敏贞的孩子,两人因此事而经常争吵。 而幼兰为了帮助妹妹京兰,便想尽办法拆散敏贞与武赫。 然而当幼兰的旧情人振宇出现,让成灿知道了幼兰的过去,使得两人面临离婚危机。江成灿演员林湖身为独子的他,从小就在妈妈的过度溺爱下成长,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想得到的东西,不论使用什么手段都要拥有,然而一旦感到厌倦,便会毫无留恋的丢弃但他也并非是个无可救药的人,对于自己闯下的祸也会悔悟,甚至低声下气的求饶。 在实习医生期间,对在同一所医院工作的敏贞一见钟情,虽然母亲激烈反对,但两人最终还是结婚。 然而婚后的他对于一成不变的婚姻生活感到厌倦,再加上结婚多年都没有孩子,他便对拥有华丽外表与自信的惟兰陷入了迷恋。 因着幼兰怀孕而与敏贞离婚,然而幼兰却因多次流产而再也无法拥有孩子,于是他便对敏贞与自己的孩子产生了贪念,便开始阻扰敏贞与武赫的爱情。吴京兰演员文智恩幼兰的妹妹,服装系学生,因为不想看继父的脸色,所以在姐姐幼兰的坚持下,搬去姐夫家住。 平时总是装做开朗的样子,但是只要遇到困难的事,就会变得非常忧郁。 对上司武赫一见钟情,得知武赫和姐夫的前妻李敏贞交往之后深受打击,透过幼兰的指导,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抢回武赫。张锦淑演员任艺珍虽然外表装作优雅高尚,其实内心却极其无知,对独生子成灿过度溺爱。对媳妇敏晶百般挑剔,但她误以为儿子外遇的对象惟兰是有钱家的女儿,而且又怀有身孕,因此希望成灿和敏晶离婚。因惟兰习惯性的流产,得不到孙子的她便常去骚扰敏晶和孙子。姜校长演员李正吉学校的校长,话少,道德观强,和妻子完全没有共识,虽然经常吵架,但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只要一喝酒就会爆发。 得知思爱是成灿的亲生儿子之后,很想将孙子要回来,便去哀求敏晶,让敏晶感到很疲惫。韩萍子演员郑京顺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丈夫生过世后,一边在餐厅、韩服店、棉被店等地辛辛苦苦的工作,一边将敏晶抚养长大,因此非常依赖相依为命的敏晶,也很爱女儿。认为敏贞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展开全部(以上资料来源)


音乐原声

曲目列表歌曲名称歌手
01可以再活玄宇
02不能没有你C.Y
03Main TitleSweet Days
04如果和你一起徐英恩
05男人的眼泪朴相民
06爱你孝承
07逆转命运赵成民
08或许你早已知道Rui
(以上资料来源)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地区播出电视台
2010.08.02-2010.12.31韩国SBS电视台
2010.12.13-2011.04.07台湾八大戏剧台
2015.10.31-2015.11.25
  
中国
  
央视八套
  
(以上资料来源)


剧集评价

该剧是一个典型韩剧风格的电视剧,女主人公毫无背景只有一寡母,而且不孕,不容于婆婆,丈夫又被一年轻女人勾引,最终离婚,离婚后发现怀孕,独生抚养孩子,这时遇到真命天子,一年轻富有并对其爱之甚深的男子,历经磨难,终于走到一起,自己这边新丈夫对自己,对孩子,对岳母都甚好,最终共同努力,生了女儿,癌症也得以控制。前夫却破产、离婚。完全符合人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心理,特别是最后没有让变好的第三者和丈夫破镜重圆,这一处理使剧情还是比较真实的。因此虽然长达百集,但有其固定收视群体。(新浪娱乐评)


不懂女人档案之演唱过的歌曲

  • 2014-06-04歌曲:韩剧不懂女人插曲
  • 2014-06-04歌曲:不懂女人片尾曲